平沙雁起

凯吹劳厨。
淡圈边缘学习中。
不论是画画还是写文都只是爱好,不混圈。
至今没有写出一篇完结的文。
主要混迹于NG圈,厨劳凯劳&NG所有官配。劳凯劳除非官配不拆,其余爱咋的咋的我很博爱随便投喂
三国圈厨伯言和仲达。是吴吹。官配都吃,也吃蒙权。只雷拉郎BG。
绿蓝厨双绿()虽然你喂什么我就能吃什么
over

美图秀秀的增高是个好东西

今年要填完龙骑的坑!

(也就只有今天敢这么说

文姬
14年入坑的本命_(:3
我猜没有人猜到ccccccc是指曹操…

有人猜测说天乐会在S8加入忍者团队
我好兴奋啊!!!!

cp滤镜使我忘记语法
几乎是第一眼捕捉到重点。ky这一下非常开心

我tm怒存
Initially, the Ninja and Lloyd had a bitter relationship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y prevented him from ruling Ninjago. When he redeemed, Kai realized his destiny was to protect him. Though Kai was jealous that Lloyd was the Green Ninja instead of him, that doesn't hinder their friendship.

In Season 4, when Lloyd's father was banished to the Cursed Realm to defeat Chen, Kai made a promise to look after Lloyd when Lloyd was sad about his father's sacrifice and demise.

In Season 5, after Lloyd was possessed by Morro, Kai was the most determined out of all the Ninja to get their friend back. When Morro left Lloyd's body and threatened him, Kai gave up the Realm Crystal and leapt into the water (despite his fear and inability to swim) to save Lloyd from drowning. He was relieved to have his friend back and comforted Lloyd when he was upset about dropping his guard by telling him that they would defeat any threat. Kai's words proved to be true as the Ninja were able to save the city of Stiix, defeat the Preeminent, and her army of ghosts.

In Season 7, he and the other Ninja come to the decision to make Lloyd their master after Wu is lost in time with the Time Twins. Kai most likely considers Lloyd as a close friend or even best friend following Season 5.

刚刚上物理课,老师讲天体运动。说着说着说到卫星变轨,他总结说,之所以开普勒第一定律说行星绕恒星轨道一定是椭圆,就是因为它一直找不到那个能让它做匀速圆周运动的那个点,所以它才会自诞生以来便一直离心近心离心近心地运动只为找到那个点………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被喂了一口刀

【劳凯向】the realm crystal

开篇说明:
劳是龙族,凯是人类。

因为全文风格并不算正剧。不论结尾是BE还是HE中途行文风格还是会不太正经(…)

更新的话是直接在这里更新,不另发了。
最后,劳凯向。
Ready?
————————

1.
某个晴朗的早晨,当少年像往常那样收剑入鞘,拍拍身上的尘土,阖眸感受乡间掺杂着泥土气息的微风时,他的耳边却忽而敏锐地捕捉到一不寻常的响动。
自幼习武的凯自然警惕地绷紧了心弦,迅速做好战斗姿态,沉声喝道:“什么人!”
然而周围那异响却并未因此消停,而是愈发猖狂。
见威慑毫无用处,凯只好采取主动出击的策略,沉下心意念驱动周边的火元素力量汇集于掌心,冲声源处毫不客气地掷去几团火球。
只见火球所到之地,浓烟散尽,不见草木。可那黑漆漆得已经不能叫做草地的地儿上却躺着一个蜷缩着瑟瑟发抖的小龙。
它看得出来受了伤——但凯很清楚那并不是因为自己的攻击,因为它身上的伤痕看起来像是被某种锋利的东西浅浅地削了千万遍一般。可它金黄色的鳞片仍然在晨辉的照耀下骄傲地闪闪发光,美丽得令人难以挪开视线。
凯呆滞半晌,很久很久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一个普通的乡村子弟,居然不费吹灰之力捡到了一只龙宝宝!
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可以有一只龙坐骑,然后出人头地?
凯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转,心下乐颠颠地敲定主意要驯养这只幼龙作为自己的坐骑。他小心翼翼地抱起幼龙,欢快地往一个小木屋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怀中的幼龙半阖的眸中闪烁着复杂的光。


2.
妮雅瞥了眼肚皮正在均匀舒缓地起伏的幼龙蹙了蹙眉,压低声音道:“哥,你是认真的?这可是一条龙!”
“我当然知道那是一条龙。”凯瘪了瘪嘴,眉宇间满是神采飞扬,“可是骑士的标配可不就是一条龙嘛!”
“但是,这只龙来路不明啊。——更何况,它身上受的伤太严重了!…天,我真想不到这么小的龙宝宝到底是招惹了谁。”妮雅忧心忡忡道,“倘若它是招惹了什么人,我觉得以我们目前的实力并没有能力阻止对方把龙宝宝带走…。”
“那就养一天是一天呗。”凯笑了笑,不假思索道,“我从一开始看它就觉得很有缘啊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只龙宝宝偏偏在我要走的时候出现了呢?这就是天意使然——”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自豪地继续说道,“我相信我可以成为龙骑士的!”
“……”妮雅深知自家哥哥的性格,也懒得劝他,只好耸耸肩,“好吧——既然如此,我倒是很想看看未来的伟大的龙骑士要怎么照顾这只龙?去镇上引起村民恐慌然后因伤害龙宝宝罪而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你就等着瞧吧。我会找到办法的。”凯眨巴眨巴眼睛,冲妮雅竖起一个大拇指,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3.
实际上凯倒也不是无脑热血。他敢带回来还是有点原因的。
他说的什么有缘也不是什么玄学——因为当他靠近那只龙的时候,他居然打心底产生了一种亲近的感觉。
这直接导致了当他试图抱起龙宝宝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确定这只龙的性别——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是个小男孩。
虽说这个世界里男风也不算什么稀奇事儿吧,但是说要对一个公龙产生什么奇怪的兴趣…这种事情根正苗红的未来龙骑士还是干不出来的。
不过这当然不是主要原因,咳咳咳。是凯发现当他抱起这只龙之后,他发现他周身的火元素正在迅速流失——紧接着他就发现自个儿怀里的龙宝宝身上的伤痕居然开始恢复——虽然这是很缓慢的过程,缓慢到凯专门停下来认真盯着观察了一会儿。但凯记得在他靠近龙宝宝之前,龙宝宝可没有这么恐怖的恢复速度。
也就是说他的存在可以帮助龙宝宝以更快的速度恢复。
换句话说,假设空气里的元素是葡萄糖,他就是ATP,一个供能的。虽然他体内的能量少,但是他可以源源不断地给龙宝宝提供更容易吸收的元素力量。
听起来真的是超酷的,但是凯作为一个能量转换站还是多多少少有点无语。
好吧这一切都不重要,反正能帮人家恢复就行了不是吗?
只希望这个龙宝宝别是个过河拆桥的小狼崽子啊——


4.

时光匆匆流逝。转眼间草长莺飞的季节已悄然离去,叶子不知何时黄了一片,秋风过处簌簌飘下几枚枯黄。

龙宝宝身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至少已没有先前那般狰狞,叫人看了也觉自个儿身体隐隐作痛。
但是,虽说救治龙宝宝的事儿解决了,可新的苦恼又开始了。
龙宝宝不愿意承认他。
“你说你不就是个龙宝宝吗!怎么就这么不好拐呢?”凯烦躁地挠了挠头,脸色难看,“好歹我也算你的救命恩人对不对啦。俗话说知恩图报的是不是?”

“那是你们人类的俗话。”龙宝宝高傲地抬起头,尽管它即使站起来也只堪堪对上凯的下巴,“我又没有要你救我,你给自己加那么多戏干什么?我自己也可以的啊,只不过是恢复得慢一点而已。”说着,它还以一种不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一番凯,“更何况…我可是贵族。怎么可能认你一个农村的小毛孩作主……”
“cnm也不想想到底是谁每天大清早跟个神经病似的爬起来就为给你收集黎明的露水是谁每天浪费修习的时间给你打扇子是谁每天半夜起来给你这个公子哥儿盖被子”凯深吸一口气,“——死傲娇!眼光这么高!”
“???你说谁死傲娇?”本来脸上渐渐有点挂不住的龙宝宝突然像是抓住了什么把柄,气势又上来了,“伺候我是你的荣幸,人类。我告诉你,要是你敢再凶我,我就叫我爸爸收拾你!”
“哟,我倒很好奇你爸爸谁啊?教出来这么个傻孩子。”凯饶有兴致地抱臂环胸。
龙宝宝瞪了他一眼,脸上显露出不屑置辩的神气:“我爸爸是龙王加满都!”
“哇——我好怕怕呀。“凯假意瑟缩了一下,强行忍住他想要捧腹大笑的欲望,“好吧好吧。那么全世界最最尊贵优雅的龙王子,你愿意成为我的龙吗?”
“当然不要!”这个称呼让显然智力还没发育完全的龙宝宝龙心大悦(?),所以龙宝宝也懒得再跳起来打他了。毕竟通过这段日子的相处,龙宝宝再傻也不可能不清楚凯是个什么德行,跟他讲道理很显然没有用。(毕竟龙宝宝自己实际上也没道理可言)它跟个阔佬一样用鼻孔对着凯(虽然超累的但是为了装逼还是很值得),踮起脚随手乱撸了几把凯的头发,语重心长,“不过看在你这些日子这么忠心耿耿的份上,我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允许你成为我的第一个小弟。”
凯:………
OK朋友中二是病得治我觉得这一趟去镇上看大夫之行的钱是免不了的了。


5.

是这样子的,其实在凯没有一不小心暴露出来自己本意之前,龙宝宝还是挺正常一小孩。

谁晓得这小破孩居然人设突变了啊!

不过好在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凯算是摸清了这个小祖宗的两个喜好——一是囤糖,二是打游戏。——虽然凯并不理解龙宝宝囤糖的嗜好,毕竟龙宝宝囤起糖后凯就没见他吃过。但是至少打游戏这点嘛,嘿嘿。他自信以他的技术还是能暂且用这个留住龙宝宝那颗傲娇的心的。

后面的事情自不用提。毕竟男生的快乐真的莫过于打怪(?)。凯也不负众望地从龙宝宝嘴里撬出了它的名字。

——它的名字叫罗伊德。

虽说罗伊德看起来还是没动摇,但是至少把龙给稳住了不是。

可喜可贺。


7.

故事总要有个猝不及防的神转折。

比如说,当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凯大清早爬起来准备外出修习顺便给小仙子罗伊德搞点露水儿回来的时候。

他发现罗伊德变成了一个小男孩。


8.

虽说这个小男孩有一条绿了吧唧的小尾巴。


9.

凯抱着被裹得厚厚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和鼻子出气的罗伊德站在隔壁收废品家小子的大门口。

没错,他是来向妹妹求助的——他想要一个小孩子穿的衣服。

然而当罗伊德听到里面透过明显隔音效果不太好的墙的蜜汁声音的时候,他明显感受到抱着自己的那个人猛的震颤了一下。

他勉强挣扎着抬头看了眼凯。只见后者沉默了片刻,低下头对上罗伊德探寻的目光:“弟,你说,你要怎么的才能变回龙型。”

“叫王子殿下!”罗伊德本来想呼他一巴掌,奈何被凯这个心机boy裹成了个球球,只好不安分地乱动动。

凯翻了个白眼,只想陷入自己妹妹被拱了的惆怅。